「重塑」塑料合成生物公司正在想办法提高产量

发布时间: 2022-09-08 23:46:03 来源:爱游戏官方安卓 作者:爱游戏官网下载

  原料成本、设备运行成本以及产物纯化成本是压在PHA制造上的“三座大山”。

  1、从“限塑”到“禁塑”,严政策驱动下市场供不应求,产量提升是目前主要难题。

  2、生物降解塑料材料种类众多、性能各异,哪种材料会脱颖而出,成为未来趋势?

  3、2021年起,国内外合成生物领域的融资热度不断,从科研到产品建立全产业链的公司才能拥有持续的市场竞争力。

  2022年1月1日,蓝晶微生物的PHA产业化项目在江苏滨海经济开发区落地,占地面积约130亩,计划PHA年产能2.5万吨,预计2022年内实现量产5000吨。

  2022年7月14日,安琪酵母600298)(600298.SH)宣布与北京微构工场(PhaBuilder)合资设立湖北微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微琪生物”),共同推进年产3万吨级PHA(聚羟基脂肪酸酯)产业化项目。预计2022年内实现量产5000吨供应市场。双方将利用各自的资源和渠道拓展产品销售。

  项目建成后,该基地将成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三大的PHA生产基地,位列日本Kaneka和美国Danimer Scientific之后。据公司披露描述,该基地将是世界上能够生产PHA类型最多的产线,率先量产的产线将生产PHA、PHB和P34HB等混合出的数十种材料。

  可见,今年以来,蓝晶微生物和微构工场两家本土公司均在PHA技术研发和商业落地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而相比PHA,同为生物降解塑料材料PLA早已实现量产,被用作日常生活塑料制品的替代。

  在“限塑令”政策已经实行多年的背景下,目前国内外生物可降解塑料产业发展情况如何?PLA、PHA等生物可降解材料各自又具有怎样的优势?

  对于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的环境危害,世界各国早有共识。具体到限塑政策落地,地方政府通常先要求对消费者收取塑料袋费用,或者对不可降解塑料生产商加税,再分区域将“限塑”升级至“禁塑”政策。

  自1994年起,丹麦就开始对塑料生产商征税。澳大利亚在2010年前后从南向北开始分区域逐步引入塑料袋禁令。英国自2011年起历时五年从威尔士、北爱尔兰到苏格兰、英格兰分区域依次实行塑料袋收费政策。

  欧盟自2015年起开始实施限塑政策,到2019年将“限塑”进一步升级为“禁塑”,实施范围也从塑料包装袋拓展到包括餐具、盘子、吸管等在内的塑料制品。美国的禁塑政策相比较开始较晚,自2020年起各州开始陆续自行颁布适用于各州内部的禁塑政策。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塑料生产国和消费国,塑料消费量占全球的比重达15%。自2008年6月起,国务院就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并且禁止免费向消费者提供塑料购物袋。但具体到“禁塑令”政策落地,受制于我国地域广阔以及人口众多,目前采取了分区域三阶段实施的方案:1)到2020年底,所有直辖市、省会城市的商场、超市及餐饮外卖开始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餐具一级吸管;2)到2022年底,拓展到所有地级以上城市和沿海地区县城建成区;3)到2025年底,继续拓展至城乡结合部、乡镇和农村地区。

  2015年起,吉林省率先开始全面实行禁塑政策,是全国首个落实禁塑的省份。2016年,全吉林省的大型商超可降解产品替换率就达到了90%。

  受益于政策驱动,区域性的龙头企业中宝新材趁势崛起,2022年6月7日,中宝新材于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冲刺上市。这家吉林本土的塑料袋制造企业,以吉林省为核心区域,在东北地区大量生产并销售以PLA(聚乳酸)为原料制成的连卷袋和购物袋。

  2021年,中宝新材实现营业收入2.57亿元,同比增长54.0%,其中90.8%来自生物降解塑料为原料制成的连卷袋和购物袋,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为44.1%和30.5%,远高于传统制造业平均水平。按照地域来看,由吉林、黑龙江及辽宁三省组成的东北地区营收占比达到了79.3%。

  中国生物降解塑料市场受禁塑政策驱动,在未来五年内将实现快速增长。目前市场格局分散,从原材料研发到产品制造都蕴含商机。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统计,在原材料端,2021年中国生物降解塑料材料的消耗量为27.6万吨,到2026年,预计将增长至95.5万吨,5年间复合增长率为28.2%;在制造端,截止2020年12月31日,据统计全国约有1200家生物降解塑料制造商。由于中游制造商对于区域政策及物流成本敏感,获得地区政策扶持的企业可以迅速扩大市场规模,形成规模经济并提高利润,整个市场预计会继续保持区域性分散。

  目前市场上可降解塑料可按照生产原料分为石油基和生物基两大类型。其中石油基可降解塑料以化石能源为原料,主要包括PBAT(聚己二酸-对苯二甲酸丁二脂)、PCL(聚己内酯)等。而生物基可降解塑料以玉米、秸秆等生物基材为原料,主要包括 PLA(聚乳酸)、PHA(聚羟基脂肪酸酯)等。

  生物可降解材料性能各异,其中PLA和PBAT 工艺相对成熟,是当前传统塑料市场的主要替代品。自2021年初“禁塑令”开始实行,直辖市和省会城市的饮品店纷纷推出纸质吸管或PLA可降解吸管来替代传统塑料吸管。纸质吸管放入饮品中,不需多时便会软化,消费者使用体验不佳,但胜在成本低廉。而PLA具有与PP(聚丙烯)相似的强度和耐久度,PLA可降解吸管在使用体验上也与聚丙烯吸管相似。

  据浙江海正生物招股书中数据,2021年国内PLA的市场价格在2.5-2.9万元/吨,而传统塑料PE、PS、PP的市场价格在0.8-1.4万元/吨。PLA相比传统塑料的材料成本高2-3倍,目前仍有明显差距,严格的禁塑政策仍然是下游塑料制品行业选用PLA替代不可降解塑料的主要驱动力。

  在工业生产中,PLA目前仍然采用化工合成方法,主要包括直接聚合法和丙交酯开环聚合法。目前主要采用的是后者,因此PLA产量与丙交酯原料的供给高度相关。

  在2021年之前,国内企业生产PLA所使用的丙交酯长期依赖进口,成本较高。但在2019-2020年,全球范围内的丙交酯持续性断供对国内PLA产能造成负面影响,也迫使国内PLA厂家通过与高校或科研机构合作,开始自行研发生产丙交酯工艺,通过突破技术壁垒来解决进口替代的问题。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完全掌握PLA全流程工艺的公司共有四家,分别为美国Nature Works、荷兰TCP(Total-Corbion PLA)、以及国内的丰原生物和海正生物,国内这两家企业已经逐步摆脱对进口丙交酯的依赖。另外金丹科技(300829.SZ)与中粮生物部分掌握了PLA生产工艺。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21年全球PLA产能为50万吨,其中美国Nature Works是全球生产规模最大的公司,产能约15万吨/年,荷兰TCP与我国丰原生物均为10万吨/年,海正生物为3.5万吨/年。

  在丙交酯摆脱进口、实现自供之后,国内PLA产能将迅速赶超国外。美国Nature Work和荷兰TCP目前在建产能7.5万吨和10万吨,预计2024年投产。而国内PLA龙头丰原生物一家的在建产能就已达到70万吨,预计未来3-5年内投产,国内整体在建产能已达到252万吨。

  PLA采用化工合成法,具有良好的生物安全性、力学性能和易加工性,成本在生物降解塑料中较低,适用于大规模的日常塑料制品,如购物袋、餐盒、吸管等;但它的生物降解条件要求苛刻,耗时长并且无法自行降解。

  PHA是一种存在于细菌等微生物细胞中的天然聚酯,是一种高分子生物材料。PHA既是细菌在生长条件不平衡时的产物,也是微生物体内的碳源和能量的储存物质。PHA具有抗凝血性、疏水性和光学异构性,在体内与细胞有良好的生物组织相容性,因此在医学领域具有广泛应用。由PHA制成的手术缝合线、可吸收手术膜等医疗器械已在美国获FDA批准上市。

  在生产工艺上,PHA采用生物合成法,利用微生物的自身代谢来合成产物,由多种蛋白和酶参与微生物发酵,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量非常低。在降解要求上,PHA无需经过堆肥就可以在自然环境中降解,降解时间可控,最终降解产物为二氧化碳和水,对细胞无毒性,降解过程省力且具有循环利用价值。

  区别于拥有单一结构的PLA,PHA通过改变菌种或发酵工艺可拥有多种结构,可以满足下游多元化消费场景需求。目前已发现的PHA单体的种类已经超过了150种,构成了一个庞大的高分子家族,此次微琪生物的基地将是世界上能够生产PHA类型最多的产线,率先量产的产线将生产PHA、PHB和P34HB等混合出的数十种材料。

  据European Bioplastics统计,2020年PHA全球产能仅为3.6万吨,在可生物降解塑料产业结构中仅占3%。在元气资本2021年4月1日对蓝晶微生物的访谈中,蓝晶曾预测未来20年内PHA的需求量将达到1000万吨,涉及4亿美元市场规模。

  在《财经涂鸦》2021年4月6日对光速中国投资人高健凯的访谈中曾提及,作为代替石化合成塑料的可降解材料PHA,因生产成本极高,一直未能得到规模应用。PLA相比传统塑料的材料成本高2-3倍,PHA更是比PLA的成本还要再高2倍。原料成本、设备运行成本以及产物纯化成本是压在PHA制造上的“三座大山”。

  在实验室中无论多么高精尖的技术突破,最终商业落地还是要聚焦到两个问题:能否克服工业制造中的种种问题、实现大规模量产?以及成本是否足够低到客户愿意买单?

  蓝晶微生物和微构工场两家本土公司均在PHA技术研发和商业落地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微构工场成立于2021年,其创始人陈国强教授是清华大学合成生物与生物材料学系主任,已经在PHA研究领域深耕了30余年。2022年1月,微构工场获得由国家混改基金领投,国中创投-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以及红杉中国等老股东跟投的2.5亿元A轮融资。

  蓝晶微生物成立于2016年,截止2022年1月,蓝晶微生物先后完成了总额近15亿元人民币的多轮融资。两家企业均在菌种涉及和发酵工艺环节积累了多年的经验,并于今年开始实现PHA大规模量产。

  在实验室中,发酵菌种可以执行严格的高温、密闭并且无菌的操作环境。但是在工业量产中,完全无菌的环境是难以达到的,一旦放大生产,对压力、温度等各种精细的调控,会使得难度系数成倍数增加。

  对于传统底盘细菌而言,一旦外界菌种进入污染整个体系,会导致PHA转化效率下降,甚至不得不重新倒灌生产。两家公司均在菌种设计和发酵工艺上拥有自己的技术壁垒。

  面对这一问题,微构工场和蓝晶微生物选择的解题思路(菌种)略有不同。微构工场使用嗜盐菌作为低成本的混合基质,可以适应高盐工业环境、并且即使工业流程中混入其他细菌,也可以保证转化效率;而蓝晶微生物选取油田土壤中的耐油细菌,该细菌同样对生长环境和发酵要求不高,能稳定合成产出高性能的PHA材料。

  PHA材料是一个成本领导型市场,规模化生产问题一旦得到解决,PHA将拥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2021年,国外合成生物学独角兽Zymergen(和Ginkgo Bioworks(DNA.US)相继登陆资本市场,也带动了国内外合成生物领域一二级投融资市场热度。2022年,合成生物学的热潮也从国外传递到了国内。元气资本整理了近期国内合成生物领域投融资事件,目前还是集中在天使轮和A轮的早期融资,化工和医药是合成生物技术应用最广泛的领域。

  在元气资本2022年6月30日的文章中曾提及,在ESG需求的驱动以及双碳政策的扶持下,合成生物企业的市场空间和发展前景非常可观,但规模化生产和商业化落地一直是合成生物的盈利难题。

  Zymergen和Ginkgo作为合成生物“平台”,前期科研投入高昂,而仅来源于研发外包服务(CRO)的收入是有限并且难以持续的。若自身无持续的造血能力,即使能够持续从资本市场获得融资,一时的热度过后估值也往往会回落到冰点。

  蓝晶微生物的创始人张浩千表示,蓝晶从一开始就决定将科研产品化,而不仅仅停留在研发外包。从科研到产品建立全产业链的公司才能拥有持续的市场竞争力。

上一篇:天然橡胶:2022上半年行情回顾 下一篇:2017-2022年中国聚硫橡胶